<track id="dvlrw"></track>

  • <td id="dvlrw"><ruby id="dvlrw"></ruby></td>
    <tr id="dvlrw"></tr>
      <td id="dvlrw"></td>
        <td id="dvlrw"><ruby id="dvlrw"></ruby></td>
        1. ?
          新聞中心您當前的位置:首 頁 -- 新聞中心 >> 讓大醫院告別“戰時狀態”

          讓大醫院告別“戰時狀態”

          更新時間:2018-09-25

            由于基層全科醫生嚴重不足,居民健康“守門人”基本處于“失守”狀態,導致分級診療制度難以建立,大醫院不堪重負

            日前,習近平總書記到江蘇省鎮江市丹徒區世業鎮衛生院考察時指出,要推動醫療衛生工作重心下移、醫療衛生資源下沉,推動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為群眾提供安全有效方便價廉的公共衛生和基本醫療服務,真正解決好群眾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

            大醫院人滿為患,衛生院門可羅雀,這是我國醫療資源配置不均衡的真實寫照。近幾年,我國醫療需求呈井噴式爆發,各大醫院門急診人次屢創新高。“看故宮,登長城,上協和”,甚至成為很多人的夢想。為此,城市大醫院始終處于“戰時狀態”,醫務人員長期加班加點,疲勞作戰,幾乎沒有喘息之機,更談不上休假,因勞累而猝死的悲劇頻頻發生。不少專家出一天門診,竟然要看近百個病人,不敢喝水,不能吃飯,不上廁所,依然無法滿足患者的需求。有人稱,大醫院醫生只要像正常人一樣,上班“朝九晚五”,一周休息兩天,整個醫療體系就會崩潰。這雖是戲言,卻也反映了大醫院超負荷運轉的現狀。

            既然大醫院如此擁擠不堪,老百姓看病為啥不首選基層?這正是我國醫療體制的“軟肋”。由于基層全科醫生嚴重不足,居民健康“守門人”基本處于“失守” 狀態,導致基層首診和分級診療制度難以建立。很多居民不信任基層醫生,害怕誤診漏診,所以“有病亂投醫”,盲目涌向大醫院。這種無序流動不僅給患者帶來了不便,也浪費了有限的醫療資源。而在多數發達國家,每個居民都有自己的“家庭醫生”。生病之后,首先給“家庭醫生”打電話,“家庭醫生”根據病情輕重決定到診所還是去醫院。這些“家庭醫生”都是經過規范化培訓的全科醫生,具有豐富的診療經驗,深得社區居民信任。全科醫生成為國家醫療體系的“塔基”。例如,英國90%的門急診由全科醫生首診,其中90%的病例沒有轉診,由全科醫生完成治療。這意味著,絕大多數居民是在家門口診所看病的,少數危急重癥患者才上大醫院。

            當前,我國醫改的“瓶頸”不是缺錢,而是缺人,尤其是缺乏高素質的全科醫生。在歐美發達國家,全科醫生一般占醫師總數的50%左右,而我國全科醫生僅占醫師總數的5%,患者無論大病小病都往大醫院跑。按照醫改目標,到2020年我國要初步建立起全科醫生制度,基本實現城鄉每萬名居民有2—3名合格的全科醫生。也就是說,至少需要30萬—40萬名全科醫生。但是,2013年我國執業(助理)醫師為279.5萬人,其中全科醫師14.6萬人,平均每萬名居民僅有1名全科醫師。人才缺口,何其大也!

            從今年起,我國正式建立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制度。醫學院校5年制本科生畢業后,必須經過3年的規范化培訓,才能執業上崗,這是我國醫生培養制度的重大改革。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大多數畢業生都選擇了專科醫生方向,而不愿意選擇全科醫生方向。其主要原因是,全科醫生收入少,待遇差,評定職稱難,社會地位低,缺乏成就感。因此,當務之急是提高全科醫生的收入,合理體現其技術勞務價值,縮小專科醫生與全科醫生的差距。惟其如此,才能吸引更多優秀人才擔當健康 “守門人”。《國務院關于建立全科醫生制度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建立全科醫生的激勵機制。全科醫生按簽約服務人數收取服務費,可對不同人群實行不同的服務費標準。但是,目前各地政策仍存在“玻璃門”現象,難以調動全科醫生的積極性。今后,應鼓勵全科醫生通過市場競爭,為簽約居民提供個性化、多樣化的健康服務,體現多勞多得、優勞優得,使全科醫生成為令人羨慕的職業。

            也許,當每一個中國人都擁有自己的“家庭醫生”時,大醫院才能告別“戰時狀態”,看病難、看病貴才會成為歷史名詞。

          版權所有:山東振富醫療器械有限公司   電話:0633-8268868/18363332698  郵箱:sales@www.webplio.com 技術支持:昊諾網絡
          旧版本草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