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dvlrw"></track>

  • <td id="dvlrw"><ruby id="dvlrw"></ruby></td>
    <tr id="dvlrw"></tr>
      <td id="dvlrw"></td>
        <td id="dvlrw"><ruby id="dvlrw"></ruby></td>
        1. ?

          三明市長:全國耗材一律兩票制,大型設備和高值耗材國家統一定價!

          更新時間:2017-07-12

          編者按:2017年7月7日,由中共中央黨校主管的《學習時報》(中央黨校機關報)在第4版刊發了《進一步深化公立醫院改革的政策建議》一文。該文作者為全國“醫改明星”——福建省三明市的市長。 三明市市長在文中建議,從國家層面對醫藥行業進行五大綜合整治,其中包括對集中采購的藥品、耗材全國一律執行“兩票制”,以及全國藥品、耗材、設備價格信息大公開,將大型設備、進口藥品、高值耗材由國家統一談判定價等。 若相關建議一旦被有關部門采納,勢必會對整個藥品和醫療器械行業造成地震式影響。 以下為文章全文:
          當前我國醫改已挺進深水區和攻堅期,一些地方的醫改雖然取得一些成效,積累一些經驗做法,但還有很多環節需要從國家層面建立完善相關政策制度,進而推動醫改的全面深化和落實。 規范藥品審批、生產、流通環節監管。藥品問題是醫藥衛生領域所有問題的根源,藥品流通利益鏈條是醫改難以推進的大障礙。現在醫療機構的藥品耗材費用占醫療總費用一般都達60%以上,因為藥價虛高等原因,導致藥品數量和價格雙重浪費,醫療浪費嚴重。醫改要成功,首先必須遏制藥品浪費,從藥品審批、生產、流通、使用入手,鏟除利益鏈條。為此建議國家層面進行綜合整治:
          一是整治藥品藥名多、劑型多、規格多、價格亂,對藥品文號進行清理,對名稱、劑型和規格進行規范化、標準化,并進一步規范國家藥品注冊行為,嚴格新藥的準入審批;
          二是標明藥品價格,國家食品藥品監管局在GMP認證規定上,要求藥企在小包裝上,標明藥品出廠價格(進口藥品口岸價格);
          三是對集中招標采購的公立醫院使用的藥品、耗材,全國一律嚴格執行“兩票制”;
          四是大型設備、進口藥品、高值耗材由國家統一談判、統一定價; 五是全國建立一個統一的“健康中國”信息服務平臺。公開全國藥品、耗材、設備價格、醫療服務等信息,并實現相關部門信息互聯互通、利用信息化手段強化監管,供全社會查詢、使用、監督。 建立更加科學合理的醫保管理運營體系。現在我國的公立醫院50%∽70%的醫療業務收入有賴于醫保的結算和支付,老百姓對醫療支付的比例也由醫保政策制定,醫保事實上在“政府—公立醫院—患者”的社會醫療服務鏈上,起著關鍵的制衡、支付和管理作用,醫保的科學管理和運營對醫改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但是,目前醫保管理和運營體制還不完善,還存在醫保目錄不規范、醫保多頭管理、基金使用率不高、醫保基金運行困難等問題。為此,建議借鑒三明醫保體制改革實踐,以有效發揮醫保和醫療服務合力、大限度提高老百姓健康受益為導向,完善醫保管理體制。 一是從國家層面理順“三保合一”管理體制,按照大衛生、大健康的理念來整合“三保”,明確藥采部門與“三保”合并,采用第三方管理,實行一體化管理,促進城鄉公平,提高醫保基金使用效益; 二是按照臨床需要重新修訂三個醫保用藥目錄,在紀檢監察部門的監督參與下,由有關部門密閉式、權威性地對通過不正當手段擠入醫保報銷目錄的品種予以剔除。 優化推動公立醫院管理體制創新的政策。目前,我國公立醫院絕大多數都靠藥品差價生存與發展,據了解,一個三級醫院每年50%∽70%以上的收支平衡都依賴藥品差價的支撐。2017年全國公立醫院要全面實現藥品零差價,這就意味著中國公立醫院破除“以藥養醫”幾十年的管理體制以后,要盡快建立新的管理體制,實現依靠醫療服務和財政補貼就能正常運轉和平衡的新目標。這里就涉及醫療服務價格和財政保障兩個關鍵環節。 一是醫療服務價格。目前,我國的醫療服務價格遠遠偏離價值和社會服務的一般定價原則,公立醫院通過自身的醫療服務,很難從價格上得到補償和維系自身的運營成本。因此,建議對公立醫院的手術費、治療費、護理費、專家診療費和住院費等偏低的問題,通過成本測算和社會比價后,出臺相應政策,明確各類醫院的收費標準,促進公立醫院醫療服務價格穩步提高。 二是財政保障。要加快推進公立醫院建立新的管理體制,各級財政的公共醫療投入資金必須到位。為此,建議國家出臺政策規定,完善各級財政在醫療投入中的分擔機制,以確保財政收入處于中下游水平的地區公共醫療投入資金足額保障到位。 完善基層衛生人員的激勵政策。公立醫院的公益性僅靠大型三甲醫院很難完成,現在大型公立醫院有很強的“虹吸效應”,不僅把下級醫院的優秀醫生,也把病人虹吸上來,這樣就會造成大型公立醫院越來越強、越來越擠,而基層醫療衛生服務體系越來越弱,從而進一步加劇醫療衛生服務體系不平衡的問題。破解這一難題的關鍵在分級診療,基層衛生人員是分級診療中基礎的“守門人”,隨著分級診療制度的深入推進,基層衛生人員的作用將更加凸顯,但目前還沒形成一個真正鼓勵基層衛生人員安心工作、愿意留在基層的環境,基層醫療機構中全科醫生、專科醫生引進難、留住難的現象普遍存在。為此,建議國家層面從加強基層醫療衛生機構與醫院之間的上下聯動、提高基層衛生人員待遇等方面建立吸引優秀醫生和畢業生留在基層工作的政策機制。 加快推進公立醫院醫聯體建設。推動公立醫院向醫聯體集團化發展,有利于實現醫院醫療資源上下貫通、降低成本、提升品牌競爭力,被視為現階段推進公立醫院改革的有效方式之一,也是國務院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明確的關于推進醫聯體建設工作的有力抓手。但目前公立醫院集團化發展還沒有相應的法規、政策提供法律保障和監督約束,大多是在根據醫改新政策,并在政府的支持下成立的。為此,建議國家層面要根據當前形勢盡快制定、頒布相關政策法規,推動醫院醫聯體建設發展納入法制軌道,構建規范化、制度化、法制化的宏觀調控體系,研究出臺相關扶持政策、設立產業發展基金,確保醫院醫聯體有序管理、科學運作、穩步發展。
          版權所有:山東振富醫療器械有限公司   電話:0633-8268868/18363332698  郵箱:sales@www.webplio.com 技術支持:昊諾網絡
          旧版本草莓视频